立意一流,巧思绝世

岸风影评人气:0时间:2020-03-17 14:49:01

编剧,先要立意,立意不高,纵是一片锦绣,也不过是二流三流,立意高了,才可能是一流。对宫斗剧来说,结局如果设定为女主角安富尊荣,子女前程似锦,已经是落入了二流,女主再力压群芳赢得了皇帝的爱情,那更是三流本子。而本剧一再追问人性,追问女性的出路,论立意就已经是一流。“问苍天,有几多快活儿女”,人的本性和良心能否保留?女人的出路在哪里,留在宫里参与宫斗固然没有好结果,那出宫就是一条好路吗?皇宫看似高不可攀,还不是被天理教攻破了宫门,深宫这个小世界是不是也是一根容易折断的稻草,这些宫斗是否都是虚妄?本剧最宝贵的就是这种思考和迷惑,如果没有这种东西,哈姆雷特果断顺利复了仇,那经典也不再是经典。同样,女主角前期被欺压、后期大杀四方大获全胜的宫斗剧,凭你计谋如何高妙,也不过是爽文水平。

安茜、如妃担负着本剧探讨人性的责任,前期安茜不想惹事,对别人也是能帮则帮,但是后宫斗争,从来不是儿戏,帮了甲,就是害了乙,她前期自以为是局外人,实际上早已是局内人。像某著名人物一样,安茜一直在思考自己的人性,一直在纠结痛苦,观众如果不能感受到她的痛苦,那她的痛苦也不过是浪费宫斗的时间,后面几集她想复仇但未能使出什么招来就败露了,剧情不够爽,所以很多观众都不喜欢她,实际上她得势之后怎么样,看如妃不就知道了?后面编剧通过孙清华之口交待,如妃年轻时也是天真无邪。如妃因为皇后害死自己的胎儿而大变,皇后害死了安茜的奶奶,很显然,如果安茜继续留在宫中,俨然又是一个机关算尽,要与皇后斗争到底的如妃。如妃得意之时费尽心思,担心被抢去地位,有意或无意害了不少人,失势之后,人性却得以修复,抄经吹笛,也认识了有真情真心的孔武,然而就是这个时候,连见孩子一面也是奢侈。这皇宫难道不是在教人作恶?当孔武和陈爽善良的时候,他们是无名小卒,烧了奉先殿、偷运东西出宫,他们才得以往上走一步,是不是作恶才能过上好日子?能不能在皇宫中保留人性,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。

孙白飏和周围的女性则让观众思考着爱情的真谛。皓雪告诉我们父母之命和体贴入微不能换得爱情,福雅和尔淳告诉我们关心不等于男人的爱情,香浮则告诉我们爱情也不是耳鬓厮磨和无话不谈,这些可能是爱情的表现,但也可能不是。爱情就是爱情,爱情是很残酷的事情,以行为揣测动机,很可能自误误人。孙白飏不是渣男,渣男是见一个爱一个,是骗财骗色,而他不曾这样,他对女性的关心只是出于本能,治病救人和谈话开解对他来说都毫不费力,他乐在其中,他并未将真心给玉莹以外的人,只是深宫寂寞,年轻女子又爱想入非非,所以对他倾慕者颇多。

如何让宫斗剧中的男性有魅力?除《金枝欲孽》之外,我只看过《甄嬛传》这一部宫斗剧,据我看,果郡王就是一个典型的失败角色。设定上,他“俊秀儒雅、文武兼得”,又会吹笛又会哄女人,又救急又救难,还是个有钱有势的王爷,按理说是个完人,但是为何他毫无魅力呢?每看到果郡王出场,我都尴尬无比,浣碧、宁嫔、王妃和甄嬛这几个人喜欢他哪点?他做好事不假,和甄嬛有些浪漫故事也不假,为何丝毫打动不了我?编剧可能觉得果郡王和甄嬛在皇帝面前进行互动,会让观众有种太岁头上动土的刺激感吧,但是很遗憾,皇帝刻画地越刻薄寡恩,果郡王出场的时候我就越烦,要知道他每在皇帝面前和甄嬛互动一次,甄嬛就多一分危险,真令人头疼。合法丈夫和真爱男子只能刻画好一个,两者兼得只是妄想,何况某演员演技真的不行。《甄嬛传》里的皇帝历来说刻画地好,实际上这个人物有个致命问题,说他城府深且多疑,那他让自己年轻帅气的弟弟果郡王在甄嬛面前转来转去做什么,可能是出于男性的炫耀欲?《甄嬛传》里也有一个太医角色温实初,这个人物也是善良而无魅力,作者将他所有行为的动机都设定为爱情,看似飞蛾扑火一样令人感动,实际上毫无趣味。相较而言,孙白飏就复杂多了,因为徐公公用父亲孙清华威胁他,他帮助过尔淳;因为本能的善良,他一直不让福雅的梦破灭;因为无爱,他一直不碰皓雪;因为爱情,他甘愿为玉莹赴死。有权衡利弊,有本真善良,有原则有爱情,可能这样的人物才比较有魅力吧。

关于孙白飏这个人物和他的爱情,有一点可能很多人没注意到。他的爱情看似是忌讳,不欲别人知道,实际上他恨不得宣之于众,他被关押在御药房的时候,他问孔武为何不问是谁约他到畅音阁,被放出之后见到香浮,他又问为何不问他为何要再见玉莹一面。坚冰之下暗流涌动,他被爱情折磨得快疯了,恨不得要天下人都知道他恋爱了,但是大家就是很体贴地不问。身着锦衣,却要夜行,这感情让他失去了理智,却不能宣之于口,这个剧情真的太戳人了,真是教科书级的老房子着火。

两个男性人物,孔武是年轻人进宫撞到遍体鳞伤,孙白飏则是老船家触礁舟覆人亡。皇宫是个泯灭人性的地方,可能大家都知道孔武必败,所以更喜欢看翻船的故事,都喜欢孙白飏。如妃也是孙白飏一类的人物,只是她受到佛道的影响,心死仍能活着,所以没有走向极端。如妃在前期手段毒辣,无惧无怕,中期在低谷仍能寻得人生的乐趣,后期能勘破天命,甘愿留在宫中,深谋远虑,自尊心极强,厮杀过后仍知道自己是谁,这个人物也塑造地极好。

作为宫斗剧,本剧里的御医不是工具人,孙白飏不用说,孙清华的身不由已也让人感同身受,为皇后办事没来得及见妻子最后一面,以致父子失和。为皇后抹除杀人痕迹,为如妃照顾小格格,一件件事,办得好是理所应当,办不好就要遭殃,好心提醒一句,也会被当作是皇后的试探,他的心累简直溢出了荧幕。29集,安茜已经暴露,尔淳也马上要暴露,玉莹看似比较安全,宫女芷兰一个告秘,马上将玉莹和孙白飏送上了绝路,她不是谁的工具,没被谁逼迫也没被谁收买,只是家人被天理教所波及,想回家而已,主角的爱情比宫女的家人高贵吗,这个插刀真是致命一击。编剧从没把小角色当成工具人,小禄子看似善良温和,然而正是他为了留下安茜要安茜报仇;柳大娘看似狠毒,然而她也未人性泯灭;陈爽直爽粗笨,然而死前还相信着兄弟孔武。编剧真有一双巧手,让每个芽都开出了花朵,把每个人物的人性都挖得很深。

除了立意和人物刻画之外,编剧的巧思也令人击节赞叹,这种巧,我相信不是灵光一现,而是学习磨练的结果。

比如本剧中反复用过多次的“犯中求避”手法:安茜吹过的曲子,如妃后来也吹过;孔武因为安茜改变主意而难过,连手被热水烫伤都未注意,后面孙白飏也因玉莹侍寝而难过,未注意到自己手被烫伤;孔武带着安茜在雪地里走过之后,孔武又带着如妃在雪地里走;皇上在如意馆中问孙白飏画师画的玉莹和自己像不像之后,皇后又在如意馆中问安茜画师画的自己像不像……妙,实在太妙了,从未见过这么高明的编剧。别的编剧都是挖空心思设定不同的情景,这个编剧却不怕重复。同样的情景,刻画出不同人的不同性格;同样的情景,描绘出同一种心境;同样的情景,人物心境已有变化。一般编剧看到一张彩纸,本剧编剧周旭明却用这张纸折出了千万种花样,真让人眼花缭乱。

本剧的情节结构和人物关系构成了很好的网状结构,所以剧情有时候看似风平浪静,实际上随便钩起一点,就能掀起波涛,看剧的时候,我一直担心徐公公的事牵连到孙白飏父子,剧中却是徐公公死后,孙白飏孙清华的事牵连到了徐公公一派的人,真是出人意料。

剧情结构复杂,将计就计,计中计太多,节奏紧凑,人物关系复杂勾缠,台词又不是很直白,所以本剧实际上对观众的专注度和文化水平有一定要求,很多人不能欣赏,或者不喜欢这部作品也很正常,比如我妈,就不喜欢这部作品。如果剧情拖长一点,节奏稍缓一下,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。

版权投诉 blessmr#gmail.com 3个工作日.

© 2020 Z j la . cc